“国产迈凯伦”再回春:效仿FF境外上市,年轻小超跑有多大市场

4年前,三里屯北街一家印有蜻蜓LOGO的汽车体验店格外醒目,展厅内的跑车有着低趴的车身和新奇的设计,总会吸引路人多看一眼。人们最大的疑惑是:这车得卖多少钱?当时的前途汽车,头顶“国产迈凯伦”的光环格外耀眼。2022年,随着前途爆雷,员工因讨薪睡总部大厅,资金链断裂的问题,这个体验店也悄然撤退,落地窗被贴上灰色隔膜,店内精致装修也被拆掉。直至被小鹏汽车接手,后者盘下当做自己的旗舰体验中心。前途品牌从天上坠落,其官方公众号的更新时间停在2022年7月30日,直到2022年12月,许久未更新的公众号又开始推送消息。5月26日,前途发布旗下第二款车型K20“放胆预售”的海报,随后表示K20将于6月6日开启预售,定位双门小跑车,双电机四驱系统,电机总功率超过160kW,总扭矩超过290N·m,0-100km/h加速4.7秒。无论是定位还是账面数据,前途似乎是想找回曾经的荣光。可是现在的4.7秒,在电车里已经不算快了,更不用说电动跑车。而且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不同于4年前,这个定位小众的品牌,能满血复活吗?拖累母公司摘牌,产品高低不就一手好牌是如何打烂的?前途汽车母公司长城华冠,曾是“新三板新能源第一股”,自登陆新三板后,长城华冠成功融资5次,筹集了21.2亿。2015年的上海国际车展,前途K50首次亮相,三年后这款车才开始陆续交付,补贴后价格逼近70万,是当年国内造车新势力推出的最贵车型。不过前途并没有享受太久交付带来的喜悦,半年后前途汽车就传出爆雷事件:拖欠员工薪资,厂商货款。最根本的问题还是缺钱。“本质原因在于我们对资本市场的认知过于肤浅。”在一次采访中,前途汽车创始人陆群并不避讳前途失利的原因,此前对于“技术厉害,资本就会服务”的看法,“现在看起来非常幼稚。”从2015年上市到2018年底在新三板挂牌期间,长城华冠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亏损逐年扩大,2015年亏损达2200万元,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0.98亿元和2.26亿元,负债率分别为35.28%和69.46%。2018年公司利润总额亏损达6.09亿元,同比下滑163.44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.06亿元,同比下滑168.15%。2019年2月,长城华冠申请终止挂牌,并在4月19日宣布退出新三板,长城华冠持续的亏损也加剧了前途汽车的困境。此外前途汽车共在线下开设9家门店,大部分在一二线城市的高端商圈,显然是想希望借助高端商场人群定位,及较大客流量来提升品牌形象和认知度。据称,仅前途汽车金港体验店装修花费达1200万元。前期花钱如流水,直接导致资金链断裂。而且前途K50在市场也没有得到预期的回馈,高不成低不就的定位,可以说有钱人看不上,穷人开不起,销量至今也不到200台。前途的打法和特斯拉、蔚来的模式类似,K50的定位与特斯拉的超跑Roadster、蔚来的超跑EP9一样,是用来建立高端认识的旗舰车型,真正用来进入市场抢夺市场份额的,是旗下低价车型。只可惜,理想丰满,现实骨感。前途没有特斯拉当时数以千亿资金的造车储备,也比不上“没有200亿别来造车”的蔚来李斌,揣着少的可怜的20亿造车资金,前途很难效仿。在资金后继无力,公司连年亏损的状况下,真正显露野心的小型量产车型K20只能胎死腹中。“暗戳戳”搞钱,效仿FF境外上市有了此前失败的教训,找钱拉融资成为前途复活的头等大事。去年5月底,长城华冠在前途汽车苏州工厂召开2022年第二次股东大会。当时选举产生了新一届董事会和监事会,并决议批准了有关公司融资和股权激励方案,当时的股东大会还出现了不少企业和资本方。同年12月10日,瑞峰新能源发布公告称将认购长城华冠不多于4%的股权。前途同时表示,目前长城华冠正在进行一轮集资活动。通过投资者认购新股的方式筹集约人民币2亿元至人民币2.4亿元的资金。2022年2月,前途汽车发布了城市合伙人共创计划,计划招募50个城市的合伙人,参与计划可以享受“百万级销售红利”,合伙人购车还可以参与后续车型研发。去年交付近10万辆的蔚小理还处于净亏损状态,企业已经停滞运营两年的前途汽车,如何在销售利润维持自身发展的同时,去确保合伙人能获得“百万级销售红利”呢?而且旗下产品K50不仅售价过高,还没有品牌影响力。K20作为小型车,其利润更难保证。显然有点空手套白狼的意思。陆群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,前途官方表示过自2022年便启动了T轮融资,定向向清华校友会开放,投资人以清华校友为主,并且官方声称融资也已顺利完成。为了迎合清华校友,前途还推出了针对T轮融资的定制版K50,融入清华紫的颜色,设置专属铭牌,采用“学号+名牌”的定制化设计。5月2日,前途汽车宣布,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SPAC机构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Corp. 签署正式合并协议,长城华冠预计于2022年12月底完成重组合并上市。SPAC的英文全称是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(特殊目的收购公司),是最近几年在美国市场正火热的上市机制。SPAC不同于以往国内资本市场常见的买壳上市,而是造壳上市。通俗的来讲,传统的IPO是“拿项目找钱”,SPAC则是“拿钱收项目”。合并完成后前途汽车将作为长城华冠的重要资产组成部分赴境外IPO,投前估值为12.5亿美元。前途汽车并不是第一家希望通过与SPAC机构合并上市的企业。去年7月,Faraday Future就通过与SPAC机构合并后上市,没错就是“下周回国”贾跃亭的企业。定位注定小众?回顾前途汽车的基因,似乎总和“超跑”绑定在一起。用超跑树立品牌想象并没有什么不对,特斯拉也是先推出了跑车,随后再后期快速推出走量的车型,然而问题是,前途无论是资金还是品牌魄力,显然不能复制特斯拉的成功。在其他新势力以市场更大的SUV切入时,前途首款车型却定位纯电跑车。因为品牌定位以及价格等原因,也让前途屡遭外界诟病。陆群坦言,K50不会走量,而是用来树立品牌定位。但眼下新能源汽车市场不同于十年前,日益红海化竞争的背景下,车企必须要及时树立定位,锁定用户人群。一旦将战线拉得过长,产品更迭跟不上市场变化的节奏,注定要成为历史炮灰。不过回归的前途,似乎没有吸取教训。2022年年底,前途汽车组织了一场活动,宣布在苏州工厂向新用户重新交付前途K50,并表示前途K20将于2022年上市,还明确了“三新”的发展规划:新材料,新能源,新智能。也就是说,未来前途汽车会采用新材料,实现汽车轻量化的目的,在新能源方面,前途已与光伏电力开发商建立合作,旨在推进轻质太阳能光伏产品在整车中的商业化目的,而在新智能方面,将会开发出一种全新的智能座舱,基于元宇宙,做到虚拟和现实的交互。这样看来,前途汽车的打法和当前主流造车新势力的打法还是不同,像“蔚小理”都把创新的突破口放在自动驾驶领域,而前途汽车则寄托在新材料的突破上面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次前途将要发布的K20上并不会搭载新的技术,陆群曾表示还需要时间。“谁说年轻人一定要买升级版的老头乐?”陆群表示,这款车面向的18岁-25岁青年用户,“K20一定要成为一款既让年轻人能承受的起价格,又是一款有趣的车,高颜值的车。”不过K20似乎担不起“走量”的重任,这款轴距仅为2326mm的双门纯电跑车,整车质量仅为780公斤,这一细分市场似乎很少有同类车型,也就是说K20要在一个全新的细分市场开辟需求,难度可想而知。眼下,前途汽车以并不乐观的自身状况,去押注一台前景渺茫的车型,面临的挑战仍然不小,但愿它不会再次倒在黎明之前。